云山新闻网 国内 她站出来,力挺武汉实验室!

她站出来,力挺武汉实验室!

原标题:她站出来,力挺武汉实验室!

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28日刊载题为《最后——而且是唯一——在武汉实验室工作过的外国科学家公开发声》的报道,记者米歇尔·费伊·科尔特斯。彭博新闻社采访了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她首次对媒体讲述有关自己在武汉实验室工作的细节。全文摘编如下:

在中国中部出现首批新冠肺炎病例的几周前,丹妮尔·安德森在后来成了世界最有名实验室的研究机构中工作。不过,这位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仍然不知道自己当时错过了什么。

作为研究蝙蝠传播型病毒的专家,安德森是唯一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BSL-4(安全第四级)实验室中进行过研究的外国科学家。安德森的上一次工作结束于2019年11月,这使她获得了对于这个后来在新冠疫情溯源工作中成为闪爆点的地方的内部视角。

该实验室的研究现在被争议所包围。美国对该实验室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

这与安德森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所描述的实验室情形大相径庭。此次采访她首次对媒体讲述有关自己在实验室工作的细节。

她说,部分真实和被歪曲的信息掩盖了关于该实验室功能和活动的准确描述,比起媒体上的描述,该实验室的功能和活动更加按部就班。

安德森说:“它是一个常规实验室,运作方式与其他任何高度密闭实验室一样。人们现在说的那些东西完全不是事实。”

她站出来,力挺武汉实验室!▲资料图片:丹妮尔·安德森2019年曾在武汉工作。(彭博新闻社网站)

安德森是在2016年开始与武汉研究人员合作的,当时她是位于新加坡的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科学主任。她的研究——其重点是为什么像埃博拉和尼帕等致命病毒不会使终生传播它们的蝙蝠患病——与这家中国研究所的研究互补。

当专家们所认为的新冠病毒开始传播的时候,安德森就在武汉。在2019年底一段时间里的每一次造访,让她与在这家有近65年历史的研究中心工作的其他许多人有了亲近感。

2018年研究所内最高级别的生物密闭实验室正式启用。此前安德森对它有过第一次造访,当时就留下了深刻印象。掩体式的混凝土建筑采用最高的生物安全标准,空气、水和垃圾在运离之前必须进行过滤和消毒。安德森说,实验室为抑制作为研究对象的病原体制订了严格的规程和要求。研究人员在接受45个小时培训后才能获得在实验室独立工作的认证。

这一入门过程要求科学家们展示他们对密闭程序的了解,以及他们穿气压服的本领。安德森说:“培训涉及面非常非常广泛。”

她说,进出实验室的程序经过精心设计。离开时尤其复杂,因为需要先进行化学药水淋浴,再进行普通淋浴——时间长度是经过精确计算的。

这些规定在全部BSL-4实验室中都是强制性的。

然而,特朗普政府2020年开始对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这一假想给予关注,暗示该研究所发生了严重失误。

病毒学家和传染病专家们一开始就驳斥了这一假设,指出病毒经常从动物跃迁到人类身上。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表明它曾被人为操纵,也不存在证据表明这个实验室曾保存过此次大流行病毒的原始毒株。政治观察人士认为,这些指控存在某种策略考虑,意在向北京施压。

安德森说,临近2019年年底时,她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认识的人没有一个生病的。此外,高级别密闭实验室存在要求工作人员报告与所处理病原体相关症状的制度。

不仅如此,安德森在武汉的许多合作者在12月底曾到新加坡参加一个有关尼帕病毒的会议。她说,当时没有听到实验室里有人患病的片言只语。

中国以外的某些媒体对该实验室的描述,以及由此引发的对于科学家的恶毒攻击让她目瞪口呆。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两条海豚在宁波市宁海县西店镇滩涂搁浅 现已放生大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