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用同理心接待每一位来访者

用同理心接待每一位来访者

原标题:用同理心接待每一位来访者

讲述人 屈青慧

单 位 陕西省扶风县检察院

职 务 第三检察部副主任

感 言 群众来访无小事倾心帮助是职责

那天上午,接访室来了一批又一批群众,针对不同问题,耐心答疑释惑,释法说理到口干舌燥。在喝水的间隙又进来一对母女,她们凄苦的表情引起了我的注意,给她们倒上了两杯热水,让她们冷静下来再慢慢讲。

母亲说,孩子的父亲今年1月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被撞身亡,对方没有赔偿能力,一直未就解决方案达成协议,人躺在医院太平间。事发后,她们一直上访,直至2月底才把人安葬,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

“今天案子到了检察院,听说有司法救助,我们可以申请吗?”

“可以,国家有司法救助制度,符合条件的就能得到救助。”

“先谈下你们家的具体情况,好吗?”

女孩看了一眼正在抽泣的妈妈含着泪说:“我们家有5口人,我大学毕业后在外打工。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因智力低下,小学三年级就休学在家,后被认定为二级残疾,二弟目前在技校上学。妈妈身体一直不太好,家里全靠爸爸打工供养,现在爸爸没有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就成了问题。阿姨,能否帮帮我们?”

“你们别着急,按照国家司法救助规定,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

女孩把手里的刑事附带民事诉状递给我,我看后发现,母子女均为原告,犯罪嫌疑人与保险公司为被告,四人请求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抚养人生活费共114万余元。

我又问,家里还有小孩和老人吗?她们摇了摇头,老人都不在世了,家里只有5人。我又了解了残疾小孩的现状。

“13岁了,休学后一直在家,也没有外出,现在随我一起生活。”母亲接着说。

“13岁的孩子没有文化,有没有送到特殊学校接受教育?以后生活怎么办呢?”

“唉,我们也不知道送哪儿去学?”母亲惆怅地叹着气。

我记得前不久,新闻报道了县特殊学校的一场公益活动,可以送孩子进这所学校接受教育。我马上在网上查找了学校电话,并详细向校方说明相关情况,学校表示愿意接收。

随后,我又告诉她们申请救助金所需的证明材料。这时,母女俩紧皱的眉宇才舒展开来,“今天我们没有白来,真的感谢你们,不仅帮我们娘俩救急,还为儿子找了个学校,这下可好了,终于有学上了。”母亲欣慰地说。

“其实,也没帮你们多少,这也是我分内的事,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联系我。”

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我也长长地舒了口气,家里顶梁柱倒了,还有一个残疾孩子,他们生活真不容易,竭尽所能为他们提供帮助,让他们一家渡过困境,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