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北约此举极度危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北约此举极度危险”

原标题:“北约此举极度危险”

近日,北约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峰会,会后发表的公报中,北约将中国称为对“与联盟安全相关”领域的“制度性挑战”。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这是北约历史上首次称中国对其安全构成威胁。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新加坡《海峡时报》撰文称,北约此举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北约此举极度危险”

马凯硕明确指出,北约显然企图将触角从大西洋延伸至太平洋,但太平洋不需要大西洋联盟那种破坏性的军事主义文化。

所有太平洋沿岸国家,尤其东亚国家都应对此感到担忧。“如果北约来到太平洋,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对此,马凯硕给出三方面原因。

首先,在地缘政治方面,北约并不是一个明智的组织。

马凯硕认为,30年前冷战结束时,在论上的“任务完成”之后,北约本应该解散。然而实际上它却拼命寻找新的任务,导致了地区局势动荡。

2008年,北约接纳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入盟。2014年,时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西方国家和组织支持的抗议示威者赶下台,乌克兰当年就陷入了分裂。

“如果北约表现出更大的地缘政治克制,这些问题本可以避免。马凯硕表示。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北约此举极度危险”

其次,冷战后北约的所作所为,正应了那句谚语,“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冷战结束之后,北约对多国进行了大规模轰炸。1999年3月至6月,北约对前南斯拉夫的轰炸,造成约500名平民死亡。北约甚至还投下了数千枚集束炸弹,根据《集束弹药公约》的规定,那是非法的。

再如2011年北约空袭利比亚,7700枚炸弹倾泻而出,约有70名平民丧生。

“我清楚地记得,1999年北约决定轰炸南斯拉夫军队时,我在渥太华一名前加拿大外交官家里吃晚饭。这位外交官深感忧虑,因为这一军事行动既不是自卫行为,也不是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行动。根据国际法,它显然是非法的。”

事实上,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特别检察官卡拉·德尔庞特(Carla Del Ponte)女士曾尝试调查北约是否在该国犯下战争罪。尽管多数北约国家宣称相信国际法的神圣性,但它们在此事上施加了巨大的政治压力,以至于德尔庞特无法进行调查。

更糟糕的是,北约经常发动军事行动,然后逃避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利比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穆阿迈尔·卡扎菲被从利比亚移除时,北约国家欣喜若狂。然而,当利比亚分裂并陷入内战之后,北约却转身一走了之。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北约此举极度危险”冷战后北约在多国投掷大量炸弹。图源:路透社

第三,东亚国家总体形成了谨慎、务实的地缘政治文化。北约想要将它的军事主义文化输出到东亚地区这一相对和平的环境,这对本地区构成了极大威胁。

冷战结束30年来,北约向许多国家投下了几千枚炸弹。相比之下,在同一时期,东亚任何地方都没有投掷炸弹。

北约不但没有好好研究东亚国家和东盟是如何致力于维护本地区和平的,相反它还试图反其道而行。“如果北约是一个明智的、善于思考和学习的组织,它实际上应该研究东亚维护和平的记录,并从中吸取教训。”

鉴于这种北约式的好战文化可能给本地区构成风险,马凯硕呼吁,所有东亚国家都应当携起手来,对北约说“不”。

责任编辑:刘德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如有需要,我们的总统随时准备采取一切措施保卫俄罗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