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生鲜电商“惊险”上市背后:规模和盈利的抉择

生鲜电商“惊险”上市背后:规模和盈利的抉择

原标题:生鲜电商“惊险”上市背后:规模和盈利的抉择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点。因为刚刚在电话会议中,平时我都是准时的。”6月29日下午6点22分,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大步走进了媒体所在的会议室,带着些许歉意和轻松。

军人出身的他创立叮咚买菜也不过才四年时间,身上所穿的T恤袖口上印着“铁军”两个字。的确,对于接连上市的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来说,生鲜电商这个故事讲得并不容易。

6月29日,叮咚买菜最新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将原定发行的144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收缩至370万份,如此一来,叮咚买菜本次赴美IPO筹资目标较此前缩减74%。

此举或与此前上市的每日优鲜破发不无关系。就在上周五,每日优鲜在挂牌当日破发约25%,在本周一开盘后,每日优鲜股价又下跌8.49%,收于8.84美元/股,较其发行价下跌32%,市值跌至20.81亿美元。

当生鲜零售的战争正式从社区蔓延到二级市场,这一赛道的竞逐还远未结束。“对我们来说,从二级市场拿钱的需求不是那么迫切,因为我们现金流还比较健康,上一轮我们融了10.3亿美元。这个市场是很灵活的,低于现有价值的话就少融一点,我们不是为了上市圈钱,这也仅仅是一个里程碑,还不是终点。”梁昌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正在向三线城市布局,因为国内市场足够大。

事实上,眼下的胶着状态很难判定孰胜孰负,回顾互联网行业的竞争,从千团大战、打车大战、共享单车之争再到外卖O2O的战争,决定胜负的或许只是时间。而在规模和盈利的抉择上,叮咚买菜显然选择了前者。

加大产业链布局

每日优鲜的上市充满惊险,当天盘中跌幅一度超过30%。一名美股投资行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这种局面对后来者很不利,也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如果当天上涨,每日优鲜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生鲜第一股,如果大跌,也会令市场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产生怀疑,可以说这是一场赌局,豁出去了。”

与每日优鲜从江浙沪起家不同,同处一个赛道的叮咚买菜从北京开始打市场。但两家同样主要面向一二线城市,同样通过“前置仓”的模式,减少了生鲜商品的损耗,提高了配送效率,让生鲜商品通过网络销售的模式,可以实现周边1-3公里1小时送达。

但是,在行业人士看来,前置仓在高效配送的同时,也抬高了成本。或正因如此,每日优鲜积极扩展了多元化的业务。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表示,每日优鲜不再只限于做自营生鲜电商,而是要通过多业态布局,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社区零售数字化平台”,为社区零售板块的商超、菜场和小店数字化赋能。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优鲜已在中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累计交易用户超3100万。每日优鲜极速扩张的同时,净亏损也在同步增加。过去3年,每日优鲜累计亏损近68亿元。

峰回路转的是在2020年疫情风险之下,生鲜电商顺势完成了一场绝佳的消费者教育,无论是每日优鲜还是叮咚买菜,都曾一度收窄亏损。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社区零售电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达24880亿元,线上渗透率达20.9%。但是,东吴证券首席分析师吴劲草认为,前置仓模式厂商的亏损或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对此,梁昌霖并不认同。“其实,社区团购的履约成本跟我们差不多,大概在15%。看似前置仓成本更高,但是其实我们的品质管理和服务效率更高,整体的效率得到了提升。像上海市场,我们已经在盈亏平衡点上。只不过我们会进行控制,该赚钱还是扩大规模?我觉得要服务更多人的话,必须要先在规模上扩张。”

据他透露,叮咚买菜在AI技术、产地直供等方面都会加大投入。“中国大概有19个城市群、经济圈,我们进了5个,还有更大的经济圈没有覆盖到。另外,会在上游进行改造,比如猪肉分割厂有4家、工厂有10多家,我们还在江苏建立了现代化的物流生鲜综合体。但是,对供应链的改造投入很大,并不是今年建了就有结果。未来,一定是无人化的机器人替代更多人的工作。”

分散的市场

目前来看,生鲜电商市场玩家众多,且较为分散。不仅前置仓赛道竞争对手如林,传统菜市场、连锁商超、社区生鲜店等本地势力依然不可小觑,到家、门店+即时配送平台、社区团购等新兴业态,其间也不乏互联网巨头的身影。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京东等巨头均已下场参战。

每日优鲜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9年全年营收为60.014亿元,2020年上涨至61.304亿元,涨幅仅为2.1%。在问及每日优鲜破发一事上,有电商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没有增长性还怎么讲故事?这一营收增长幅度,还不及一家成熟的公司。”

与之不同的是,据叮咚买菜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全年净营收为38.801亿元,并在2021年通过65.78%涨幅上涨至113.358亿元,大幅赶超每日优鲜。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净营收为38.021亿元,是每日优鲜的2.5倍。这一数据或能给予其投资者些许信心,但亏损也在持续扩大。

现有的竞争结构相当地激烈且混乱,多种不同业态之间的大混战,也令生鲜电商成为今年最被关注的焦点。从资本的选择也能看出端倪,如今已成为生鲜电商最热门的赛道的社区团购,就是与前置仓模式恰恰相反的轻资产模式。

而在生鲜电商普遍头疼的运输、仓储成本上,最重要的要素莫过于建立供应链、冷链物流等基础配套设施。而据《2020年中国生鲜供应链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冷链运输的投入期一般长达两到三年,投入资本从数千万到数亿元不等。

梁昌霖认为,未来的竞争一定是基于供应链和管理能力。“我们不能仅仅盯着竞争这一件事情,甚至是对手在做什么。一切发展的基础,是真正扎下根来把服务做好。二级市场恐慌,并不是在乎公司是否能赚到钱,而是很多人的看法就是比较短线的。”

在他看来,生鲜电商并不是一件纯互联网的事情,而是和履单能力、供应链能力、供给能力都密切相关。种种成本的投入导致亏损,从业者将它看作“长期主义。”相较于每日优鲜的战线收缩策略,叮咚买菜仍然以扩大规模为核心思路。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每日优鲜、叮咚买菜账面分别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9.61亿元、44.14亿元。

无论眼下的股价走势如何,谁能撑到胜者为王的那一刻,尚未可知。

责任编辑:王珊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幸福写在笑脸上

【关注】7月1日起,云南全面推行“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这些材料一律不再要求企业重复提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