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

原标题: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

6月28日,一份呷哺呷哺(00520.HK)前CEO赵怡谈论“被罢免”的个人声明在各大社交网络流传。据北京商报报道,该声明系赵怡6月27日晚间在微信朋友圈发布。

赵怡称,自己在入职呷哺呷哺的9年间,敬业务实基本无休,并且列举了自己带领呷哺呷哺完成上市、升任执行总裁后扭转2019年业绩等诸多成绩,并发出疑问“所谓发展不达预期的判断不知从而何来”。

赵怡还表示,董事会通过的“罢免议案”,尚需要呷哺控股特别股东大会表决通过才能生效,目前她仍是呷哺控股的执行董事。

6月14日晚间,呷哺呷哺公告称,董事会决定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建议罢免”), 自批准建议罢免的普通决议案获通过当日起生效。更早之前,5月20日,赵怡刚被解任呷哺呷哺行政总裁职务(CEO)。这也是两个月以来呷哺呷哺高层的第三次变动。

红星资本局就相关事宜联系采访赵怡本人,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高层震荡、上半年股价腰斩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

6月14日,呷哺呷哺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因赵怡的管理方式及理念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存在重大差异,且允许赵怡继续参与公司的管理将不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而此前不到一个月,赵怡因集团若干子品牌表现未能达致董事会预期,被解任呷哺呷哺行政总裁职务。

彼时不少分析认为,相比一般高管离职的“个人原因”,呷哺呷哺董事会所称的“未达到董事会预期”“不符合公司和股东利益”的批评过于严厉。随后,赵怡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个人声明驳斥了董事会的这一说法。

赵怡谈及自己被罢免的过程,称自己在5月20日结束呷哺呷哺宣传工作的回程火车上,被通知立即参加紧急会议,随后会议上“勉强通过了解除本人行政总裁职务的议题,接任的速度和效率极高”。这一电话会议的时间仅比对外公告早一天。

赵怡在声明中称,自己于2012年加入呷哺呷哺,任职9年间基本无休;2014年带领呷哺呷哺完成上市;于业绩下滑时升任执行总裁,并扭转2019年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2020年疫情期间快速反应,业绩有效提升。最后质问董事会,“所谓发展不达预期的判断不知从而何来”。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赵怡个人声明 图源网络

富有戏剧性的是,赵怡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不得不在高铁的厕所里参加了这场针对自己的解职会议。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

赵怡还表示,董事会通过的“罢免议案”,尚需要呷哺控股特别股东大会表决通过才能生效,目前她仍是呷哺控股的执行董事。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多番人事变动对呷哺呷哺股价产生了重大影响。4月16日,呷哺呷哺旗下凑凑餐饮CEO张振纬离职,4月19日(周一)开盘,呷哺呷哺早盘大跌逾20%,最低见11.2港元/股,创近3个月新低。5月21日赵怡被解除行政总裁后,呷哺呷哺跌幅达14.9%,收盘价10港元/股。

截至6月28日收盘,呷哺呷哺报8.19港元/股,总市值88.9亿港元。2021年上半年至今,呷哺呷哺股价累计跌幅达56%。而赵怡则在今年1月、4月两度减持呷哺呷哺股票,套现合计约3000万港元。

呷哺呷哺前CEO发文驳斥罢免公告,自称“在高铁厕所参会”突遭解职

业绩不佳、口碑下滑

赵怡谈经营理念“纠正模型”

“呷哺呷哺怎么了?”这是这段时间市场讨论这家“小火锅第一股”的重点话题之一。据中国新闻周刊,一位消费者表示,之前在呷哺呷哺每顿仅花三四十元就能吃饱,但现在随便一个单人套餐就是六七十元,单点更贵,大概得人均八九十元。“我添三十块钱吃海底捞不好吗?”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呷哺呷哺在成立之初就定位“一人一锅”的模式,并走价格亲民的大众路线,然而近年来,却欲向“网红”“高端”“轻奢”的路线靠近,并调整了其品牌形象、产品结构、门店环境等。2017年6月,呷哺呷哺创始人兼董事长贺光启在上海宣布新战略,表示呷哺呷哺将从“快餐”转型为“轻正餐”,以“火锅+茶饮”组合来打造“火锅界中的星巴克”。

用钱打造的“精致感”必然反映在客单价上。财报数据显示,五年过去,呷哺呷哺餐厅的人均消费金额从2015年的46.8元涨到2020年的62.3元,增长33.11% ,而光去年一年就同比增长11.65%。

但似乎,赵怡并不认可这一路线。

在声明中,赵怡称呷哺呷哺在2018年渐显疲态的情况下,她提出一个“纠正模型”,称“杜绝过去转型中偏厚重、大面积的传统中式、高投入的模型,回到‘优衣库’所代表的物超所值的大众模型,坚持大众消费店为主”。

赵怡表示这一“纠正模型”取得成功,目前仍被多个商业体推崇。与此同时,赵怡还提出在合生汇等租金较高的地方推出in xiabu一人一锅模式,并称in xiabu成绩亮眼。

然而市场反馈却不尽如人意。财报显示,2020年呷哺呷哺收入54.93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9.36%;实现归属股东利润总额183.7万元,同比减少99.36%;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1.8亿元,同比减少176.36%,这是其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呷哺呷哺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营收及利润减少主要是受疫情影响。

门店方面,2017年至2019年,呷哺呷哺的门店总数分别为759家、934家、1022家和1061家,虽然数量仍在增长,但增速持续下降。翻座率更是直接四连降,2016年-2020年,呷哺呷哺餐厅的翻座率分别为3.4倍、3.3倍、2.8倍、2.6倍、2.3倍。作为餐饮行业,客流减少,盈利就会下滑,2016至2020年,呷哺呷哺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是39.74%、14.17%、10.07%、-37.71%、-99.36%。

失去耐心的资本市场开始用脚投票。今年3月,高瓴资本将旗下两大基金合计持有的近1.14亿股呷哺呷哺股份全部清仓;同一天,大摩也将自己手中持有呷哺呷哺的1.04亿股份,减持到0.12亿股份,减持后持股比例由9.25%下降至0.93%。

呷哺呷哺的“轻正餐”战略和赵怡所称的“纠正模型”,谁才是解救企业的灵丹妙药?目前不得而知,但显然二者都已站在了各自选择的分岔口上,正思索下一步去往何处。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实习记者 谢雨桐

责任编辑:王珊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台媒体人:台当局7月推自产疫苗梦碎 审查缺数据民众接种意愿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