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我还是当年那个检察官

我还是当年那个检察官

原标题:我还是当年那个检察官

我还是当年那个检察官

“奔波逃亡20多年,我再也不想继续当个逃犯了。”因涉嫌爆炸罪而潜逃22年的犯罪嫌疑人白某某在接受讯问时哽咽着说道。看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和这张陌生的脸,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

1995年9月19日晚,白某某和马某国在田某军的纠集下来到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某煤矿炸药库,盗走炸药包8包,并将炸药包藏匿,为实施爆炸做准备。

1997年1月27日夜,白某某、马某国和马某林在田某军的指使下,在马某国家中组装好爆炸装置后,由白某某和马某林二人将爆炸装置放置在白某宝家门口处,由马某林点火引爆。白某宝家门及影壁墙等多处被炸坏,周围邻居十余户的房屋均有不同程度损坏。经鉴定,造成房屋及物品损失21.9万余元。后来他们在预谋另一起爆炸时,因害怕暴露而中止。

案件发生后,峰峰矿区检察院依法对四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我是这起爆炸案的办案检察官。当时白某某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外逃,该案也因此一直挂在我的心头。

据白某某供述,他改名换姓逃到了山西,靠打零工为生。这么多年来,时间并没有冲淡他的恐惧,反而与日俱增,精神几近崩溃。2019年12月8日,逃亡多年的白某某终于选择了自首。

在审查起诉阶段,我依然是此案的办案检察官。“一定要给这个案子画上完整的句号”,我暗下决心。

因时隔多年,办好这个案子,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法律适用问题。白某某盗窃爆炸物的时间是1995年,实施爆炸的时间是1997年。按照我国刑法“从旧兼从轻”的基本原则,需要综合对比当年刑法与现行刑法之间关于盗窃爆炸物罪和爆炸罪的法律适用。关于爆炸罪的认定,1979年刑法与现行刑法的规定是一样的,因此需要考虑的是盗窃爆炸物罪的法律适用,而查明白某某盗窃的爆炸物重量,成为适用法律的关键。

我将这一关键问题在退查报告中详细列明。经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白某某盗窃的爆炸物重量为1.6公斤,所盗窃爆炸物的重量没有达到最低数量标准五倍以上,不构成情节严重。故依据“从旧兼从轻”的基本原则,白某某盗窃爆炸物的行为应当适用现行刑法第127条的规定。

解决了法律适用的问题,接下来就是准确量刑。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关键在于确定刑的协商。白某某到案后仍存在畏惧心理,因害怕刑期太长,认罪态度存在反复。我在提审时与其进行了深入交流,阐明法律条文内涵释义,向其讲明了综合全案三起犯罪事实中,他有自首、从犯及犯罪中止的情节,并详细解释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最终,白某某表示认罪认罚,并愿意赔偿被害人损失,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去年10月,峰峰矿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采纳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判处白某某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白某某未上诉,判决生效。

初夏的晚风略带一丝凉意,脑海里闪现着办理该案的一幕幕情景,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无论时间空间上的跨越多么遥远,法律的初心始终未改,我还是当年那个检察官。

(作者单位: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检察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这个国家 总理家装了中国机顶盒

云南楚雄州双柏县附近发生4.5级左右地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