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

原标题: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

“货十分潮湿,卖相不好,但质量却很不错。”审讯室,干瘦的男子戴着手铐,端坐在椅子上。刘嘉伟闻言,和同事对视一眼,双眉紧蹙,陷入沉思。

刘嘉伟时任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探长,干瘦的男子是他们抓获的毒贩。连夜审讯刚打开了突破口,交代了“上家”,隐隐出现一个新型毒品的贩毒链条。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刘嘉伟(左)与同事一起探讨案情

货,指的是冰毒,但多次听到“很潮湿”的细节,让有着多年办案的经验的刘嘉伟心生疑惑和紧觉。为什么会冰毒十分潮湿?正是这个极易被忽视的细节,让刘嘉伟调整并锁定了突破案件的核心要素,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逐渐浮出水面。

“一句话”发现疑点

今年34岁的刘嘉伟,已是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除了皮肤黝黑,不穿警服时,他甚至带着浓浓的书卷气,沉稳、略显安静。只有谈及毒品犯罪,缉毒警察眉宇间的果决,才会清晰地呈现。短短几句话的交流,便让对我们一起案件的抽丝剥茧,提起了浓厚的兴趣。

“毒贩、吸毒者几次提到很‘潮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们隐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新的毒品运输方式。后来确定,它叫做‘液态冰毒’。”

案件发生在2018年,这是刘嘉伟刚到沙区禁毒支队不久便牵头破获的一起大案。那年夏天,沙区禁毒支队从抓捕的一名吸毒者身上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贩卖冰毒的团伙。原本,这对于缉毒民警来说是最常见的案件之一。但在对吸毒者的审讯过程中,他们却发现了蛛丝马迹。

这名吸毒者声称,他此次拿到的“货”有些奇怪,十分的潮湿。起初,办案民警并没有十分重视这个看起来很小的细节。但随后,民警抓获了负责分销毒品的毒贩李某。李某供称,自己是从家住白市驿的蒲某进货。这批货不仅潮湿,且刚拿到的时候其中还有明显的水分。虽然卖相不好,但质量却属一流。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破获液态冰毒案现场

这一信息瞬间让刘嘉伟警觉起来。“成品的冰毒大多是固体,即便潮湿,但通常不会有大量水分。难道嫌疑人开设了工厂制毒?”根据掌握的线索,刘嘉伟和同事迅速地锁定了嫌疑人蒲某,并对其进行了24小时全天候的蹲守。

侦查结果,很快排除了蒲某在重庆范围内制毒的可能性。原因在于蒲某并没有购入或从其他渠道获得制毒材料。民警在蒲某家附近蹲守时,也未发现有隐藏的制毒窝点。排除了制毒的可能性,那么,很可能是嫌疑人在运输环节耍起了“花招”。

起底“圣水”的秘密

究竟毒贩耍了什么“花招”?

“蒲某曾给马仔夸耀:‘我带货,绝对保险’。”刘嘉伟介绍说,从相关信息判断,毒贩很可能采用了一种新的运毒方式,即在运输过程中,将冰毒被“伪装”成液态。也就是说,一瓶矿泉水或者是其他的液体,都可能是冰毒的“马甲”。

通过周密侦查,刘嘉伟很快掌握了蒲某的运毒路线。警方了解到,蒲某以到境外旅行为幌子,多次出境贩毒。

2018年年底,蒲某再次派两名马仔前往境外运毒,之前铤而走险的经历,让他以为这一次依然”万无一失”。未曾想到,重庆的缉毒民警已布下天罗地网。

两位马仔从外省驱车回渝后,在警方的监控下与蒲某进行了货物交接。随后,刘嘉伟带领民警迅速捣毁了这个运毒团伙,现场逮捕了正在家里将冰毒“结晶”的蒲某及其妻子。查获20多公斤的成品冰毒,以及半公斤液态冰毒。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被查获的液态冰毒

经过审讯,刘嘉伟彻底揭开了运毒团伙的秘密。原来,蒲某在境外找到一种“液态冰毒”,其可以呈现出无色的液体状态。故可装在矿泉水瓶或其他容器中,以饮料、水等方式伪装进行运输,躲避打击。收到货之后,又可用极其简单的方式让其结晶,成为冰毒成品。

了解到液态冰毒的特点后,蒲某认为自己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他联系境外卖家购买毒品后,派遣马仔自驾赴云南“带货”,以每人带十多瓶“矿泉水”的方式,将毒品运回重庆。而自己则乘飞机回渝,最后与其交接毒品。

“我们向云南警方的同僚们咨询过,当时他们都未曾遇到过类似案例。后来,有媒体将这种液态冰毒称为‘圣水’。”据了解,当时液态冰毒相关案件极其罕见,重庆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案例。破获此案,为禁毒战线有针对性地打击毒品运输的新方式提供了参考,也为之后不少案件的侦破,提供了经验。

“儒将”的办案逻辑

“他年龄不大,还是半路出家,但队里的老缉毒,都服他。”沙区分局禁毒支队民警向坤是有十几年警龄的老警察。向坤说,在沙区分局禁毒支队,和自己一样的老缉毒不在少数。而刘嘉伟,却是半路出家。

刘嘉伟1986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200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专业,2008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后。曾在很多警种和岗位履职。拿他自己的话说:“干的事很杂。”

他曾在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天星桥派出所做过社区民警,后因为身体素质出色,加入了沙坪坝区反恐特警支队,还做过110快处队民警,也在沙区经侦支队干了多年的经侦警察。直到2018年1月,才加入沙区禁毒支队,成为一名禁毒民警。

也许是涉猎业务广泛,也许曾长期侦办经济案件,向坤对刘嘉伟的印象是:特别的一丝不苟,特别冷静,擅长以智取胜。

重庆首起“液态冰毒”案破获背后 马仔矿泉水瓶带毒入境 毒贩一句话露马脚▲刘嘉伟与同事合力擒住毒贩

向坤回忆说,去年,他和刘嘉伟侦办一起制毒案件。前期侦查锁定的制毒窝点是某区县的一处农村老房子。但经过侦查,他们发现毒贩竟然在屋外装有热成像的摄像头,随时监控靠近的人。

强攻?

刘嘉伟很快否定了直接破门抓人的计划。他知道,捣毁制毒窝点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锁定制毒的地点,防止嫌疑人销毁证据。在对方准备充分、房间众多的情况下,直接行动很可能给对方足够的反应时间。

“他们能用热成像,我们就用无人机。”刘嘉伟迅速制定了计划,用大型的警用无人机肯定容易打草惊蛇。正好,制毒窝点对面有一处景区,游客放飞民用无人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于是,他们用民用无人机,在高空进行了观察。

民警在其中一栋楼前的树上发现了用以运送材料的滑轨装置,随后又在楼顶看到很多疑似制毒容器的“瓶瓶罐罐”。之后,通过观察蹲守,刘嘉伟最终确定了制毒的房间和所处位置。随后,警方一举端掉了制毒窝点,查获了所有成品毒品、原材料及制毒工具。

让缉毒人平安回家

“所有人都知道,缉毒充满危险,很多时候面对的是亡命之徒,我想做的是把风险降到最低,保证每一名战友、同事的安全,让他们平安回家。”刘嘉伟说,自己做过很多警种,参与过无数次的抓捕,所以深知其中存在的风险。警察的职责是直面罪恶,但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

向坤说,这,也是大家服他的原因之一。

刘嘉伟特别注重和其他警种的合作。2020年4月,他担任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后,便十分注重与其他警种的联动配合,特别是与特警队员的联合行动,他曾多次牵头组织禁毒支队与特警的联合演练。

去年的一起案件中,刘嘉伟获得信息,一名毒贩将毒品从外地运往重庆。沙区禁毒支队迅速开始制定抓捕方案。经过分析,警方确定对方很可能会选择提前从高速公路下道,随后走老路前往附近某区县。

是在高速公路收费站拦截,还是在老路设卡抓捕?

几个抓捕方案摆在刘嘉伟的面前,怎么选?刘嘉伟的选择是到实地进行模拟演练。他带着禁毒民警和特警队员一起,进行了车辆拦截的模拟实验。最后选择了老路一处狭窄段进行堵截。三辆车同时拦停、堵截对方,然后实施抓捕。最后,在经过演练的路段,他们按照预案,成功实施了抓捕。

正是他在工作中的谨慎,让他在2018年到禁毒支队分管案侦工作后,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共打击涉毒犯罪嫌疑人120余人,侦破多起重大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案件,共缴获毒品80余千克。去年,他又牵头破获公安部督办的毒品案件,两次抓捕分别查获冰毒25.5公斤与19.6千克。

2019年、2020年沙坪坝区分局禁毒板块绩效考核指标排名位于全市第一。2021年3月,沙坪坝区禁毒办推荐刘嘉伟为重庆市第二届“最美禁毒人”评选活动候选人。

谈及案情,刘嘉伟滔滔不绝。但说到家庭,34岁的汉子倒显得羞涩,不愿多谈。只是淡淡地给我们看了5岁儿子的照片。刘嘉伟说,工作时间不固定,一出门经常一两周,他对家人,有愧。

但除了办案,刘嘉伟把剩下的所有的时间留给了家里。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就是陪儿子。

“我应该是个好爸爸吧?”刘嘉伟转头问向坤。

“嗯,我们应该都是。”向坤笑着回答。

 

责任编辑:王珊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我国民营企业达4000多万家,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量质齐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