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原标题: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卫平:

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

民事诉讼制度的价值追求是人们对民事诉讼制度的理想和期望。妥当(适正)、公正、迅速、经济是其主要内容。虽然这些价值追求并非规范要求,但对民事诉讼制度的构建和运行具有重要影响。由于各价值追求之间具有相互牵制或制约作用,因此,如何协调和衡平其价值追求是民事诉讼制度建构和运行中必须认真考量的问题。在民事诉讼中,各价值追求的权重比因社会时期、法治阶段、制度发展过程、案件性质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在现阶段,基于社会转型的原因,人们对妥当(适正)与公正的价值追求较过去更为强烈,制度的建构也更多地偏向于对妥当(适正)与公正的追求和保障。同时,对民事诉讼制度的迅速、经济追求的满足也朝向更加技术化和精致化方向推进。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刘铁光:

“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商标法中商标侵权制度的司法适用与当前的司法政策应将“商标使用”作为构成商标侵权的前置性条件。“商标使用”之“来源识别”意义上的使用应该以相关公众的认知为判断标准,是否构成“商标使用”与被告是否有“商标使用”的主观意图无关,具体的使用方式对是否构成“商标使用”亦不具有决定性作用。“商标使用”之法律问题的属性,决定其不是由当事人举证证明的问题,裁判机构需要在每一个商标侵权案件中对“商标使用”予以判断,并允许被告提出不构成“商标使用”的抗辩。由于“正当使用”原本就不在商标权的控制范围内,且“商标使用”的构成以相关公众的认知为判定标准,“正当使用”与“商标使用”可以并存,在构成“正当使用”的情况下法院应直接判决不构成侵权,无需再判断是否构成“商标使用”。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敏:

不同模式应对不同年龄段低龄儿童犯罪

舆情、立场争锋和实践困境的合力使最低刑龄的确定不稳定,并最终导致刑法修正案(十一)将最低刑龄附条件地降低至12周岁。从低龄儿童犯罪态势、最低刑龄正当根据和国际最低刑龄现状来看,最低刑龄下调至12周岁具有合理性。“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杀人行为和故意伤害行为,“特别残忍手段”包括连续不断的折磨行为,“情节恶劣”应结合客观和主观情况进行综合判断。“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的价值意蕴在于使“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的最低刑龄由刚性模式转向弹性模式,即除了审查年龄、行为、结果、情节等案件事实是否属实,最高人民检察院应实质审查低龄儿童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和基本受审能力。单凭降低最低刑龄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低龄儿童的犯罪问题,需要进一步研发更多措施,采取司法模式和福利模式分别应对不同年龄段的低龄儿童犯罪,以维护最低刑龄制度的公正性、有效性和稳定性。

集萃|调整民诉制度价值追求的权重、"商标使用"应作为侵权前置性条件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强军:

应限制刑法干预前置化无节制扩张

针对特定犯罪刑法干预前置化的表面预防效果容易诱使人们夸大其立法效果,推动其从零星的个别立法行为升级为得到立法机关概念性界定的立法政策。刑法干预前置化不仅容易出现由于对行为造成危害后果的严重性和高度盖然性评估不足导致的适用不当并进一步造成刑法的滥用,其积极的一般预防效果也无法得到证实。故此,应当限制刑法干预前置化无节制的扩张适用。适用原则方面:坚守刑法的最后手段性,遏制刑法干预前置化成为常态化的立法政策。适用范围方面:限定其所可能适用的领域和保护法益的类型。适用后果方面:限制其可能给公民个人自由造成的伤害。即便是必须采取刑法干预前置化,也要精准评估行为的危害性,科学确立“刑法最后有效干预点”,建构配套出罪机制、刑罚制度、附随后果限制机制,实现刑法干预前置化的“入罪出罪”兼顾以及“罪刑两端”均衡。

(以上依据《法治现代化研究》《法学杂志》《中国刑事法杂志》《中国法学》,陈章选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