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

“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

原标题:“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

(观察者网讯)美国政界、媒体再度操弄新冠溯源问题,为“实验室泄露”谬论推波助澜之际,一名曾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工作过的外籍科学家首次通过美媒发声,以亲身经历打脸有关谣言。

6月28日,美国知名财经媒体彭博社发布对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的采访,强调她在中国通报发现疫情之前,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实地工作,与研究人员近距离接触。可她对这里的描述“与外界听到的非常不同”:安德森称没有发现2019年底有研究人员“生病”,也没有证据显示进行了“功能增强实验”。她还对武汉病毒研究所采取的最高安全标准表示印象深刻。

“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澳大利亚病毒学家安德森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 本人向彭博社供图

安德森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科研活动“被一面之词与歪曲事实所掩盖”,其真实情况是常规的,远没有(西方)媒体所描述的那么夸张。

“倒不是到了无聊的程度,但这就是一家正规的研究所,从事着任何高度隔离的研究所都会做的工作。人们所说的根本不是事实。”

作为研究蝙蝠携带病毒的专家,安德森在墨尔本大学获得病毒学博士学位,曾在波士顿、蒙特利尔、新加坡等地的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2016年起,她代表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生物安全研究所(生物安全等级3级),开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展开合作,重点研究为何埃博拉、尼帕病毒通过蝙蝠传播,却无法在蝙蝠体内产生疾病。安德森形容,在武汉研究埃博拉病毒是她“毕生职业目标的实现”。

这段经历直到2019年11月结束。彭博社强调,当年年底,安德森一度每天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有机会与许多研究人员近距离接触,包括一起搭乘公共汽车上班。

事实上,作为研究所唯一一位外籍科学家,安德森坦承自己受到了其他同事很好的照顾。“我们一起吃晚餐、午餐。我们也会在研究所(工作)之外的时候见面。”

“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彭博社标题:(中国通报疫情前)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最后且唯一一位外籍科学家发声

因此,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称获得3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底“生病”的“情报”、暗示疫情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时,安德森明确表示,她认识的同事当中没有人生病。而且,这里对于出现和被研究的病原体相关的症状,有一套完整通报流程。

“如果有人生病,我假设我应该也会生病,但我并没有——我在新加坡打疫苗前做过抗体检测,我从来没有得过(新冠肺炎)。”

她还透露,2019年12月,许多武汉同事来到新加坡参加会议时,也没有人讨论过实验室有任何“疾病”蔓延的情况。“科学家们都很健谈与兴奋,在我看来,没有一丝会让你觉得有事情发生的异常征兆。”

对于外界炒作的“病毒实验室泄露”谬论,安德森表示,自己初次参观时便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生物安保措施“印象深刻”。实验室有“最严格的安保要求”,所有内部空气、水与废物在被排出前都需要接受过滤与消毒。

她介绍,获准在实验室独立开展工作的研究人员,都需要接受45小时的安全流程培训,“非常、非常详尽”。进入与离开实验室也有一套严密编排的程序,尤其是离开时的消毒环节。

安德森说,全世界生物安全等级4级的实验室都有类似的消毒规定。武汉病毒研究所对于消毒环节的日常监控有一套定制方案。期间,她会通过耳机与实验室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保持沟通,以确保每一步都万无一失。

事实上,正是受此启发,安德森为她目前任职的墨尔本大学彼得·多赫蒂感染与免疫研究所引进了武汉试验室的方案。

最后,对于有美国政客污蔑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冠状病毒相关的“功能增强试验”(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安德森认为,这一指控缺乏证据,而且现实中成功的可能性“极低”。

她解释,相关研究在科学界受到严格限制,需要经过多层审批。“功能增强试验”涉及反向遗传学,本身的难度极大。“就算你想要实现,要做到这一点也是极度困难的。”

安德森认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的来源还是自然界。鉴于(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员花了近10年才找到SARS病毒在大自然中的病原体,她也并不意外,人类仍未找到蝙蝠引起新冠的“确凿证据”。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前,安德森一直保持低调。文章里面提到,她2020年初曾在网上批驳过有关新冠疫情的阴谋论,并遭到来自美国的“极端人士”攻击,以至于不得不报警。事实上,在政治家的煽动与操弄下,针对科学家的言语威胁导致他们中许多人不敢就新冠问题公开发声。

近日也有报道指出,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疫情溯源特别工作组中的美国专家受到“威胁”,甚至有“压力”迫使工作组主席要求专家们放弃有充足科学证据证明的“蝙蝠成为新冠病毒自然宿主”论,转而支持“实验室泄漏”论。部分工作组专家可能不得不以辞职的方式,维护其所坚守的科学立场。

“2019年底,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澳科学家通过美媒发声世界卫生组织首席应急专家瑞安此前评价,新冠溯源工作正遭政治毒害 图自:央视新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8日表示,这再次暴露了美方声称推进搞科学溯源是假,借疫情搞政治操弄是真;防范疫情再次暴发是假,向中国甩锅推责是真。我们再次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溯源问题的政治操弄,收回伸向科学界的“黑手”,本着科学、透明的态度,邀请世卫专家赴美开展溯源研究,就德特里克堡和美在全球设立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情况作出负责任的说明。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学党史 励初心 | 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