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原标题: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来源:南京农业大学

6月17日,南京农业大学举行毕业典礼的这一天,杨弘毅拿到了他的农学学位后发了一条朋友圈,配文是“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不止“艺术学学位”,南农还“欠”他一份“体育学学位”。四年来,他出演了“金善宝”和“党旗飘扬”两部原创话剧,还斩获若干田径奖项。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杨弘毅”党旗飘扬“话剧定妆照

想赢的“风一般少年”

第一次参加学院的运动会,杨弘毅意外地获得了100米短跑亚军。凭此成绩,试跑后,他开始参与校田径队的训练。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大一意外获奖

负责田径队训练的体育部教师孙雅薇,曾是国家队队员,被人们称作“女刘翔”。在她指导下的校田径队训练,用杨弘毅的话来说是“惨绝人寰”。

有多惨?一次训练后压腿放松时,天生筋膜硬的杨弘毅压不下去。孙雅薇看状,压在他身上玩笑道:“我怀着孕呢,你要把我摔了你就完了。”这样,杨弘毅的韧带才得以拉开。

参加2018年南京市运动会时,杨弘毅临时顶上了他不熟悉的4×400米接力比赛。前半程他用上了八成力,超过了场上两位选手。后半程则“一步都迈不开”。

“我拼劲全身力气冲到了终点,因为运动员在场上是不能停的。”交出接力棒后,杨弘毅整个人“瘫”在了地上。他描述当时的状态是“两条腿又酸又痛,好像灌了铅,还有蚂蚁在往里面钻一样。”

 “今天我们队可以不进8强,但不进8强的原因绝对不能出在我身上,所以那天才会跑得那么有力。” 这是体育训练教会他的团队精神。“不谈最终成绩,只要尽全力,便不会后悔。”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运动会后的颁奖,右一为杨弘毅

杨弘毅这样评价体育在精神上带给他的影响:“体育会让人充满斗志,不害怕困难。每一个田径队员的最终目标就是赢,没有人喜欢输。”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奔跑中的杨弘毅

练过体育后,周围同学给他一个绰号——“风一般的少年”。实验、学生工作……他总是尝试尝试用更好的方案、更快的速度完成。

话剧里外的“金善宝”

《金善宝》话剧最初只是农学院艺术团话剧团专场演出,时长只有约50分钟。大一下专场演出后,师生反响较好,他们决定就把这场戏继续排演下去。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编剧团队把这部戏扩充了两场,“成了正儿八经的一场戏”杨弘毅笑着说。金善宝先生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如何塑造好这位老校长、老教授的形象,是编剧团队首要考虑的事情。

“采访陈佩度教授前,他还认真为我们指出了采访大纲的不足之处。”一个半小时的交谈里,农学院退休教授陈佩度把他所知道的金善宝都告诉了编剧团队。“令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金善宝的和蔼,他和师生交流时总是笑着的。”作为编剧团队一员的杨弘毅回忆道。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杨弘毅饰演金善宝,右一为杨弘毅

编剧团队认真阅读了金善宝的传记,前往金善宝的故居实地考察,力求全面客观地反映金善宝先生的形象。随着《金善宝》话剧的排演,杨弘毅更加深刻地了解到金善宝先生做出的贡献。

杨弘毅印象最深刻一场戏,炸弹落在了金善宝住处旁,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他现在还能背出台词:“我作为一个人民教授,在这样一个危急的时刻,我怎么能在这个后方苟且偷生呢?”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杨弘毅饰演金善宝,中间为杨弘毅

经过一年的排练,杨弘毅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有时候演着演着,可能够顺着剧情讲出一两句剧本外的话来,都是因为完全沉浸在人物状态里。”

这场戏剧在杨弘毅内心种下了一颗农业情怀的种子。“也许我努力一生都无法望其项背,但能够继续金善宝先生所心系的事业,也让我无比自豪。”杨弘毅说。

实践、崩溃与收获

大二升大三的暑期社会实践,让杨弘毅牢记至今。

“我们办了一场科技座谈会,农民们的眼神让我始终难忘。”在那场座谈会上,农学院教授李刚华针对当地水稻种植中存在的问题向农民授课。杨弘毅回忆道:“李老师讲的内容,真正对农民有用,而且用的都是他们听得懂的方式。”

“我们其实最缺的就是这种能力,有时候学了很多东西,却不知道怎么讲给老百姓听。”也是抱着这种服务三农的态度,杨弘毅选择李刚华教授为他的硕士导师。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麻江暑期社会实践

经过半年备考,这个农学、艺术学、体育学“三学位”本科毕业生,拿着389分、专业第二的“入场券”,选择继续在南京农业大学攻读农学硕士学位。

“一周一次大崩溃,三天一次小崩溃,考研就是一个持续崩溃与修复崩溃的过程。”在杨弘毅看来,考研是一条不知道终点的跑道,信息缺失让跑道上的“选手”时常迷茫。“崩溃了就再做套卷子”是他的应对方法。

“研究生选择南农,其实也是因为这里有我喜欢的导师,他也中意我,又是我想要继续深造的方向,这就足够了。”杨弘毅说。

NAUer | 杨弘毅:关于学校“欠”我一个艺术学学位这件小事

杨弘毅毕业照

展望研究生生活,杨弘毅说:“农业科研应用的都是高新的技术。在我将来研究生阶段研究涉及到的植物表型平台,‘图像识别‘将是核心技术之一。”

“比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现代农业正是讲究与高新科技结合,引领人类在现代化、科技化、产业化的发展中不断前进。“杨弘毅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