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原标题: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我接到塔利班的电话了,说会杀了我。他们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曾为美国人工作”

美军在阿富汗的近20年里,有数以千计曾为美军提供口译和其他服务的阿富汗人。在美军尚且还在的时候,他们都面临着塔利班的死亡威胁。美军完全撤离阿富汗之后呢?他们觉得,被塔利班找到并杀害是早晚的事情。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尤其是,塔利班正在阿富汗横冲直撞。

如今,塔利班已经占领 50 多个地区,并包围了5个省会。美国最新情报评估甚至称,塔利班可能会在几个月内推翻阿富汗政府。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阿富汗总统加尼刚在白宫与拜登总统见了面。拜登把话说得很满,他说:“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不会被抛在后面。”

然而,现实并不令人乐观。

这些阿富汗口译员们留不下,也出不去,“觉得受到了(美国的)欺骗”。

前美国陆军游骑兵杰森也说,“我们的口译员和我们一起生活,一起战斗,有些人甚至和我们一起死去”,丢下他们,对美国将是一场“道德灾难”。

留不下

“我接到塔利班的电话了,说会杀了我。他们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曾为美国人工作。

31岁的瓦利扎塔是曾受雇于美国陆军的阿富汗口译员之一。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脚步的加快,这群阿富汗人感到越来越焦虑和绝望:一旦美军全部撤出,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可能被杀。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

45岁的阿米恩永远也忘不了2009年的夏天。

他曾于2004年至2007年为美军担任翻译,期间被塔利班认为“与敌人勾连”而受到过无数次威胁。

一开始只是涂鸦警告:“不与美国人及傀儡政权(塔利班指的是美国进驻阿富汗后成立的阿富汗政府)合作”。然后就是明晃晃的攻击。2007年,阿米恩在家中被一群武装人员袭击,幸免遇难。正是这次袭击,促使他辞去在美军的工作。

谁也没想到,就在阿米恩转为务农两年以后,他和弟弟,带着孩子们在霍斯特省自家农舍外玩耍时,光天化日之下,一辆汽车突袭了他们,并把他弟弟带走。

12天后,阿米恩在农舍外发现弟弟的无头尸体,上面贴着一张字条:“不要再和异教徒一起工作了。”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美军原计划于今年9月11日以前撤离阿富汗,实际撤离速度更快一些,预计7月中旬之前就有可能完全撤离。

美国人离开之后,这群曾为他们工作的阿富汗人怎么办?

就是在美国人还在的时候,这群阿富汗人也随时面临着死亡威胁。

作为报复,他们中的一些人被塔利班折磨并杀害,有关图片在塔利班网站和社交网站上分享。

由于缺乏官方数据,很难统计过去到底有多少人曾因与美军的联系遭到报复。

非政府组织“不让任何人掉队”估计,自2014年以来,已经有300多名阿富汗人因此被塔利班杀害。

这个数字,恐怕远远低于实际。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塔利班这次倒是发表声明称,只要这些阿富汗人对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并保证以后绝不再犯,他们就“既往不咎”。

这样的“承诺”,几乎没有人真的相信。

亚布拉罕觉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并开始追捕我们所有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许多口译员都提到,塔利班有一份“死亡名单”,名单上包括为美军服务的阿富汗人,还有为“傀儡政府”服务的阿富汗人。

“虽然我早就不再为美国人工作了,但这并不重要。一旦被列入他们的死亡名单,就无能为力了。”阿米恩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绝望。

出不去

美国政府2006年曾推出针对这群阿富汗人的特殊移民签证(SIV)计划。这一计划的设计看似很仁义:华盛顿承诺,所有曾经为美军服务的人,包括口译员、承包商、司机、厨师、建筑工人等等,都可以到美国定居。

截至去年6月,已经有18471名阿富汗人通过SIV获得美国签证。

不过,更多的阿富汗人处于仍在排队和已被拒绝的行列。

目前,大约有18864名申请人在等候审批。

问题是,时间很短,也在变得越来越短。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布朗大学“战争成本”项目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SIV的处理效率极低,每份申请的处理平均需要两年时间。美国国务院2020年的一份报告也指出,SIV流程中存在诸如审核人员不足、缺乏数据库统一管理等六大严重缺陷。

距离美军完全撤离还有不到30天,这么点时间,够几个阿富汗人通过SIV。

更遑论华盛顿为SIV设立了严苛标准:必须为美军服务满24个月,并提供一份美军高级军事指挥官的推荐信,以及足够自证“忠诚”的任何材料。

因此,申请者常会因为一些莫名的琐碎原因被拒绝,比如服务月份不达标、未能证明所需的两年服务年限、未能通过测谎仪、缺乏忠诚和有价值的服务、文件不足等等。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贾米尔2009到2011年曾为美军充当翻译。2016年的时候,他开始漫长的SIV申请流程。痴等4年后,他收到一封拒绝信,理由是“缺乏忠诚服务”。

贾米尔觉得很冤枉,他和美国士兵一起出生入死三年,身上还带着当时留下的伤疤,“如果这些都不能证明我的忠诚,那么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啦”。

“我一直活在恐惧和希望的煎熬中。”贾米尔说,“随时可能在等待中被杀害,随时也可能逃出生天。”

亚布拉罕和贾米尔的情况相似。

他2016年开始申请SIV,今年3月,也因为“缺乏忠诚和有价值的服务”被拒。亚布拉罕猜测,虽然理由说的是“缺乏忠诚”,但更可能是他的服务时间比规定的少了1个月。他觉得无处说理,因为不是他不想接着服务,而是当时没有通过美军对当地雇员每隔半年一次的安全测验,他被解雇了。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46岁的奥拜杜拉被SIV拒绝的原因也是“缺乏忠诚和有价值的服务”。他猜测,这可能是因为有一次在工作期间,他因为父亲心脏病发,迟了两天才重返工作岗位。

退役美国陆军少尉阿玛亚这些年一直试图帮助自己的阿富汗翻译、一名18岁的少年汗来到美国。

阿玛亚说,汗和他一起穿梭在塔利班迫击炮和机关枪的火力下,还帮助截获了一个塔利班的无线电通话,确立了敌人的位置。

但阿玛亚出面帮助的SIV申请依然被拒了,理由也是“缺乏忠诚和有价值的服务”。阿玛亚上个月再次收到汗的来信:“先生,请做点什么救救我吧!”

卖过命

与离开阿富汗如此坎坷比起来,想要为在阿美军服务,那是相当的容易。

“这是任何人都希望的最简单的工作面试。”阿米恩说,“有人问我,‘你会英语吗?’我回答说,‘是的’。然后就被告知,‘好吧,明天是你上班第一天。’”

贾米尔找到在美军工作时只有19岁,他说,“语言是他们要求的唯一技能”。

因为很少有在阿美国人会说达利语或普什图语,他们很需要有人充当沟通的桥梁,比如跟当地部族交流、审判被捕塔利班、在村落搜查等等。

这些口译员工作时常常得遮住脸庞,并使用“迈克”“查理”等美国名字,以免事后被认出来,遭到报复。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应聘要求简单,工作风险却是不小。

贾米尔的朋友也为美军服务,2010年时被一枚火箭弹击中去世。贾米尔自己也在和美军一起执行任务时遭到袭击,右腿被子弹击中,然后只能无助地躺在农田里,在激烈的交火中无法挪动也无法自卫,以至于左腿又被流弹所伤。

等到休养4个月再回到军营,贾米尔又执行了几次任务,却在2011年11月被命令立即离开,因为美军认为他“不可信任”。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30岁的阿曼努汗是4个孩子的父亲。在2019年跟随美军在乌鲁兹甘省首会塔林科特附近执行任务时,他乘坐的车辆被一个简易爆炸装置炸毁,他的双肺被刺破,左侧当时就失去知觉。

更糟糕的是,等他在坎大哈机场附近的美军医院接受治疗两周后,突然被解雇了,没有理由,也没有补偿。

这样一来,阿曼努汗只为美军服务一年多时间,不符合SIV的标准设定,他只能带着家人定期东躲西藏以保安全。“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如果我出去工作,被塔利班找到会被杀死,如果待在家里,又会饿死。”

只剩绝望

盛顿说得很好听,将“尽最大努力”通过SIV和其他任何计划把所有曾经帮助过美国的阿富汗人都带到美国。

美国参议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说:“我们对帮助过我们的人负有道义责任。”

然而,现实总是骨感。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因为疫情的关系,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已经暂停所有签证服务。大使馆过去报告了100多例感染病例,以及1例雇员死亡。

华盛顿方面,迄今仍未提出任何具体可行的撤离时间表。

一名高级官员24日说,尽快撤离这些阿富汗人的计划正在加速实施,他们的申请也在加速处理,“一旦有必要,我们将考虑其他转移或撤离选项。”

然而,相关计划仍旧是空白。

这些替美国卖命的人,现在陷入绝望……

这样的延误让身陷困境的阿富汗口译员们感到了背叛,“我们被(美国)欺骗了”。

“如果塔利班找到我,会折磨我并杀了我,我还是先自杀比较好。”瓦利扎塔对未来已是满满的绝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广东本地疫情形势如何?钟南山最新研判

拟任市委书记,到岗后他将成全国地级市最年轻书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