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新闻网 国内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

原标题:对话“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

现在相对论里所有的所谓的实验和验证都是假的

本刊记者/梁振

“推翻相对论”的说法近日持续引发关注,让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处于聚光灯下。6月10日,河北省教育厅在官网发布2021年河北省科学技术奖推荐项目公示通知,公示名单上的项目总计96个,分为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发展牛顿物理学》作为自然科学项目之一位列其中,李子丰是著作者。

李子丰和他“反对相对论”的理论上一次引发关注是在2017年8月。他作为联合上诉人,与另外两位民间科技爱好者一起,起诉国内一家科技媒体名誉侵权。他们三位均长期反对相对论,也为此被这家媒体一篇讽刺文章点名。但案件几经审理,均以李子丰等人败诉而告终。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燕山大学官网上的李子丰主页(图片来源:官网截屏)

基础物理学并非李子丰的主业。燕山大学的教师个人主页显示,李子丰自2002年7月至今,在燕山大学车辆与能源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油气钻采工程和油气井杆管柱力学。李子丰共主持过6项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获得过12项科研奖项,拥有16项独立或联合研发专利,独立或联合出版过4本专著,均与相对论无关。

但“反对相对论”是李子丰过去十多年热衷的副业。2006年左右,李子丰单独或与其他“反相对论者”合著了一系列文章,虽然这些文章并非发表在专业学术期刊之上,但构成了他“反对相对论”的理论体系和基础。他的核心观点包括:“物理学源于哲学。哲学是物理学的基础;物理学是哲学在自然科学方面的发展和量化。物理学研究必须坚持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和神创论。将人们能够通过各种观测和感知确认的物理现象和规律,纳入科学的范畴。将人们在已有的物理现象和规律的基础上外延而得到的、但没有被验证的预测和设想,纳入假说的范畴。科学是确定的、正确的;假说不一定是正确的。只要物理学与哲学发生冲突,二者必有一个存在问题。”此次奖项申报书中列举的9个“发现点”几乎涵盖了他所有的主要观点。

在国内,像李子丰这样质疑和反对相对论的民间研究者还有很多。他们曾组织过多次会议活动。2007年,李子丰在燕山大学也组织过类似的研讨会,当时参加这次小型研讨会的人们还在燕山大学图书馆前拍照留念。

2009年,李子丰曾给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写信,陈述自己关于“反对相对论”的文章。这封信后来转由中国科协学会服务中心回复。答复信写道:“您的文章所涉及的狭义相对论中某些观点上待验证”,并且给出两条建议:“以论文形式投稿到相关科技期刊;通过网络发表或者翻译成英文,与全世界科学家进行交流、探讨和验证”。

2018年8月,李子丰曾在中国交叉科学学会第17届学术年会上作大会报告,主题正是《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发展牛顿物理学》。

“民科”一般是指没有受过科学训练,不懂科学理论,却专注于某项科学研究,或者宣称解决了重大科学难题的人。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在2016年一篇题为《张双南:与想推翻量子力学的少年对话》的文章中曾表示,“民科”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试图推翻相对论或者量子力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被认为是现代物理学的两大基石),因为这两个理论非常不“直观”而且违反“哲学”。但物理学以及其他所有自然科学学科是实验推动和引导的学科,并非依靠纯理性思辨就可以完全发展的。

眼下,李子丰和他的研究陷入争议的漩涡。批评者认为,李子丰的理论观点大于实质,缺乏科学严谨的论证和检验过程。而李子丰则依然坚持,有关相对论的研究和论证“都是错的”,自己没有错。他知道自己的观点在网上引起轩然然大波,但认为不应该上升为人身攻击,面对这一切,他表示自己“很淡然”。目前,这一奖项申报的公示已经结束,河北省科技厅对项目内容的评审工作还未开始,李子丰的项目是否获奖还不得而知。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李子丰是燕山大学车辆与能源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本刊记者/梁振 拍摄)

燕山大学坐落于秦皇岛市,是河北省人民政府、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四方共建的全国重点大学,河北省重点支持的国家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

6月24日,就此次事件中的一些问题,《中国新闻周刊》在秦皇岛燕山大学世纪楼的办公室,与李子丰进行了对话。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教授李子丰:谁敢跟我来打擂台?李子丰做客访谈演播室。(网络视频截屏)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的河北省科技进步奖是你自己报的还是学校报的?

李子丰:我自己能报成吗?是河北省要评奖了,给各个单位发通知。学校发通知说你们有什么项目想报奖的就填表。各个老师都是谁有谁填,填完以后发给各个学院,审查完了以后签字送到学校。学校审完以后,看着有希望的,就报到教育厅。在这个期间要在学校进行公示。然后是教育厅把差不多的,报到河北省科学技术厅,这时候河北省教育厅公示。现在还没到河北省科技厅公示那个阶段。2017年这个项目报过教育部一次,也公示了,但是没评上。

中国新闻周刊:省里和学校现在是什么态度?你参评的这个项目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李子丰:谁也没告诉我,没任何反应,也还没什么结果。

中国新闻周刊:大家认为科学可以质疑但要有依据,你反对相对论的依据是什么?

李子丰:我的基础就是唯物主义,你得从这个基础着手,不能从我信爱因斯坦的公式入手。任何事你别相信别人说的,你都不相信也不行,那就得先观察,所以说在你没有发现问题的时候,不要去反对。

我从二零零几年开始对它就有看法。后来从网上找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原文,我就抠原文,发现原文假设错误,公式推导错误,前后矛盾,结论跟假设矛盾,出现这些问题,还站得住脚吗?

差不多在2001年或是2002年,我就给《燕山大学学报》投过稿,当时他们都不给发。到后来就等机会。另外这个啥时候合适就啥时候宣扬,不合适的时候你也没办法。

现在相对论里所有的所谓的实验和验证都是假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李子丰:他们都是听老师讲的。如果你信上帝,我突然在你面前说,上帝不存在,你能接受吗?好多论证看了也没用。他们觉得那是证明了的。但谁敢跟我来打擂台?为什么一个没来?我发打擂台的号召已经多少年了。谁要是坚信相对论正确,他拿10万块钱,我也拿10万块钱,就你来主持,谁胜了谁把钱拿走,谁败了这钱就拿不回去了。可他没人来啊。

中国新闻周刊:但是你的相对论研究文章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所发表的期刊也并非专业权威期刊。

李子:我知道。但是那种期刊被把持得特别严。同行专家,比如说《物理学报》的评审专家们,都是那些搞相对论研究的。那些人一看,你要推翻我,我还让你通过?这不可能。我一直在投啊,都撞得头破血流了。实在不行了,也不能不发啊。就像是,有个比较差的孩子比没孩子还好。至少我发出来,能存档,有个记录。

中国新闻周刊:有人说你在石油勘探领域是专家,在相对论的问题上缺乏专业性。

李子丰:创新不问出身,英雄不论出处。第一个就是别问我是干啥的,只要有成果就行。还有就是别管我发表在哪个期刊上。相当于“路见不平一声吼”。我见到不平事,能说的我就说。

中国新闻周刊:外界认为你的观点的论证过程不够科学和严谨,你怎么看?

李子丰:你看相对论它够科学严谨吗?别人老说我是“民科”是吧?为啥叫“民科”?这个相当于说我们不懂,是外行。其实就是埋汰你,不想让你说话了。现在你的理论跟当前理论不一致或者反对当前理论,你就是“民科”了,就变异成你不懂、外行、没说话权。

现在的民间科学家,大多数是自掏腰包搞科学研究,有错的、有对的,但是错的比较多。这是客观情况,他没有资金支持,都是靠自己爱好。

支持相对论的人,包括我们燕山大学贴吧里的学生也说,李老师你可真给燕山大学丢人,我说你是“官科”吗?他说不是。我说那是你啥科,他说我啥科也不是。我说你啥也不是,还笑我“民科”。好多人就是凑热闹,他连“科”都不是,但是他笑话你。

中国新闻周刊:反对者认为“民科”误导大众、增加大家对于科学的不信任,你觉得呢?

李子丰:“民科”会出现错误,“官科”就不会出现吗?我这件事,我发表一篇论文,观点对与错,这都可以吧?学术问题都可以探讨。我没有犯政治错误、经济错误,也没犯生活错误。至于评奖,我论文发表出来了,单位推荐评奖,领导认为合格你就给,不合格拉倒。这有啥,为什么他们着急跳起来?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这件事对你的教学与生活有影响吗?你怎么看网上的反对和批评?

李子丰:这一次影响不大,我没啥可影响的,我都59岁了。

(对网上的评论)我坦然面对,并不恼火,因为这其中有些人是出于一种正义感,但是他们目标正确,行动错了。因为这个项目申报,各种讨论甚至攻击突然起来了,我一点都不奇怪,很淡然。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山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云南北迁象群迂回向南移动 独象距离象群44公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